新定西▪定西日报

【红动陇原100年】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榆中县连塔乡乔家营村—— 解放兰州作战指令从这里发出

启航(刊头)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后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同西北国民党军在兰州地区开展的一次大规模的战役。今天的榆中县党史陈列室和张一悟纪念馆中,珍藏着1949年8月16日至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解放兰州期间,兰州警备司令部发给支前人员使用的通行证,解放军第六十三军第五百六十二团供给处开给支前人员郑德坤的路条,人民解放军使用过的草票、订单,向导胡兴国和支前人员的回忆,皋榆工委协军团培训党员的教材等革命文物。同时,这里还珍藏着1949年8月16日至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在榆中县连搭镇乔家营村和大柳树村)向毛泽东、中央军委、中共中央西北局和第一野战军各兵团拍发的电报以及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发给第一野战军司令部的电报复制件(原件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珍藏)。这些珍贵的革命文物是72年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与西北国民党马步芳部队进行战役决战、解放兰州和人民群众倾心相助、鼎力支援子弟兵的见证。

第六十三军第五百六十二团供给处开给支前人员郑德坤的路条一

第六十三军第五百六十二团供给处开给支前人员郑德坤的路条

1949年4月,毛泽东、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向西北进军,解放陕、甘、宁、青、新五省区的任务。

8月4日,彭德怀、贺龙、习仲勋等根据毛泽东及中央军委指示,向第一野战军发布进军兰州、歼灭马步芳集团的作战命令。

兰州是甘、宁、青、新四省区之交通枢纽,是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也是国民党反动统治在西北的政治、军事中心。兰州城东、西、南三面环山,北临黄河。城郊之南山系金城之天然屏障,沟壑纵横,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国民党马步芳部的重点防御地区。山上有多年修筑的永久型工事,主要阵地上构筑有钢筋水泥碉堡群,并有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外斜面多断崖削壁,高约6米至10米,削壁腰部设有暗藏的机枪掩体;削壁上面挖有几道外壕,宽、深约为3米至5米,各壕间又有暗堡和野战工事,并有交通壕和暗道相通;阵地前附设有铁丝网,并密布地雷群。阵地之坚固,地形之险要,在西北绝无仅有。因此,青海马家军自诩兰州为攻不破之铁城。

8月16日,榆中解放。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原貌三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原貌

8月19日,第一野战军将司令部前移到榆中县连搭乡乔家营村(借用农民王勤家的院子)。在这里,彭德怀司令员指挥了解放大西北最艰难的城市攻坚战——兰州战役。

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解放兰州的命令,1949年8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进驻榆中。19日,第一野战军司令部设在连搭乡乔家营村王勤家里。当日,在第一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室,彭德怀遵照军委指示,经过周密思考,精心筹划制定了《兰州战役计划》:决心以一部兵力钳制马鸿逵、胡宗南部,集中优势兵力歼灭马步芳主力于兰州,尔后再聚歼马鸿逵部。总的战役计划是“第二兵团之第三、第四、第六军及第十九兵团之第十三、第六十五军共五个军12万8千人,围歼盘踞兰州之敌,具体部署是:四、六军从南攻击敌军,六十三、六十五军从城东进攻,第三军为总预备队,留第十九兵团的第六十四军于固原、海原地区钳制马鸿逵部保障野战军右侧安全;留第一兵团的第七军固守天水地区,配合第十八兵团之第六十、第六十一军继续钳制宗南,保障野战军主力左侧与后方的安全;第一兵团率第一、第二军和第十八兵团之六十二军进军临洮、临夏,尔后北渡黄河攻取西宁,截断兰州之敌的退路,并随时准备参加对兰州之敌的作战。

8月20日上午,彭德怀发布命令,十九兵团经麻家寺、定远、金崖,到达兰州外围的十里山、张子文店(今和平镇)。二兵团经上庄、马坡、银山,到达阿干镇,从东、南、西三面对兰州进行了包围。当天下午,彭德怀司令员带领部分指挥员到二兵团六军军部驻地九条路口和邵家泉看望指战员。军长罗元发简单汇报情况后,引彭德怀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第五十团。一到第五十团,彭德怀就钻进战士临时搭建的草棚,用手摸摸铺草,亲切地问寒问暖。

8月21日,第一野战军用九个团的兵力向十里山、窦家山、古城岭、马家山、营盘岭、沈家岭等兰州外围主阵地发起试攻。其中,65军第193师第579团由卜家路口,第577团由祁家堡向古城岭进攻;第194师第581团由南向北,第582团在其右翼同时向大山顶发起进攻。战斗打响后,第193师第560团相继占领方家泉、柳沟河一带。在向敌人纵深阵地发展时,受到猛烈火力封锁,到下午6时,仅2营5连进至预定位置,其他部队均未有大的进展。后来重新组织进攻,也没有大的进展。

第一野战军21日、22日的试攻,虽然给敌人以很大杀伤,但没有夺得敌人一个阵地。根据这种情况,彭德怀果断下令,停止攻击,迅速进行阵地总结。

22日,一野司令部发出了《关于进攻兰州的战术问题的指示》强调指出:“‘青马’匪军为今日敌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全国也是数得着的顽敌,我们对他须有足够的估计,并作充分的精神准备,力戒轻敌骄傲性急。”要求各部:“进攻时需仔细侦察,精密计划,充分准备”“须集中优势兵力、火力、技术于一点,一个一个山头、房舍、阵地、逐次地歼灭敌人。不攻则已,攻必奏效……”彭德怀亲自深入各部队具体指导分析初战原因,认为主要是准备不充分,火力组织不够严密,步炮协同不好。要求大家要认真总结经验,充分做好准备工作,待命总攻。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原貌一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原貌

8月23日,彭德怀到窦家山前沿阵地视察。在第六军(指挥部在邵家泉)召开作战会议总结进攻受挫的原因时,彭德怀给军长罗元发打电话进行慰问,并作了自我检查。他说:“四军攻狗娃山,六十五军攻马家山也未得手。看来野司发起总攻的时间是仓促了些,使你们的准备工作受到一些限制。”接着,彭德怀在电话中简略地讲了当前西北的战局:退守川陕边界的胡宗南最近给兰州守敌发来一个电报,为敌军打气,要他们坚守兰州。胡宗南准备趁我主力攻击兰州后方兵力单薄的机会,与宁夏的马鸿逵相配合,袭击宝鸡和天水,威胁我军后背,得手后,再由东向西,与坚守兰州的马家军里应外合消灭我军于兰州城下。根据最近情报来看,胡宗南已经带领残兵败将从秦岭方向向我宝鸡、天水、西和以及礼县等地进犯,遭到我十八兵团第六十一军和第七军的坚决打击。彭德怀要求六军好好休息,准备3天,争取一举拿下营盘岭。

随后,彭德怀来到了十九兵团第六十三军(在窦家山阵地对面猪咀岭)前沿阵地视察,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同他们一起研究下一步作战任务。他说:“兰州战役关系到解放大西北的全局,一定要把它打开。”“十九兵团第六十三军的担子很重,一定要拿下窦家山。”并点名让该军第一八九师第五六六团担任主攻。

按照彭德怀的指示,部队反复察看地形,探索道路,进行沙盘作业,并组织力量按交通图改造地形,大力动员一切人力、畜力和交通工具、交通物资器材,经过两天的时间,做好了总攻准备。

8月25日拂晓,全线发起总攻。第六十三军第一八九师血战窦家山,11时零5分,尖刀连第五六六团第三连猛打猛冲,接连攻下3个碉堡,打开了部队进攻的突破口,该团第一营随即突入敌人阵地,将红旗插上窦家山。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的电报(捷报)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的电报-捷报

在这里,彭德怀还接收了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关于《同意进军宁夏新疆作战计划等部署》、《将集中三个兵团全力于攻兰战役》、《对攻打兰州的几点意见》等电报指示。

25日拂晓,全线发起总攻后,彭德怀一行从大柳树、乔家营出发前往和平。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原貌二

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旧址原貌

遗址原为乔家营村的庙宇,解放后改建为小学,原建筑物已坍塌改建为校舍。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 杨贵智 特约记者 周学海 文/图

特别鸣谢 中共榆中县委党史办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